当前位置 > 首页 >详细页面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九街9号

    联系:柳氮

    手机:

    那些陷入危机的明星创新旅企 一旦旅游重启还能重回市场吗?

    新旅界        2022-03-09 02:37:14        332次浏览

    毋庸置疑,创新是企业的生命线;然而创新往往伴随着种种风险,包括技术、市场、融资、管理风险等等。

    疫情重压,置身两年之余的凛冬,当年那些明星创新旅企或项目正在深陷各种风险无法自拔,或官司缠身,或艰难甩卖,或破产清算。此次新旅界(LvJieMedia)梳理了该类企业或项目名单,他们有皇包车、百程旅行网、海玩、我趣、途风、番茄旅行、懒猫旅行、趣旅、拈花湾、兴汉胜境、印象海南岛、万达海棠秀、万达德贡汉秀、无锡太湖秀,宋城吴越、泰山、武夷山,恒大海花岛童世界、世茂深坑酒店、佳兆业国际乐园……

    一年间皇包车估值从3亿美元缩水至3亿元人民币,仍未有成交

    说起“皇包车”,旅游业者一定记得,毕竟曾经那么闪耀。早在2019年6月25日,皇包车旅行宣布完成C+轮融资,融资金额5000万美金,该轮融资由深创投领投。

    在此之前,皇包车旅行已获4轮融资,分别为2015年9月获48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筱光资本领投,戈壁创投、中联基金、左驭资本跟投;2016年8月获1.2亿元B轮融资,方正和生领投;2017年1月获2.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经纬、广发信德领投;2018年3月获5000万美元C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原投资方经纬中国、和谐资本以及经纬中国邵亦波等跟投。

    四年之间皇包车总计融资3.78亿元人民币+1亿美金,背后皆是红杉、经纬、戈壁等明星创投。创始人孟磊的目标是,将皇包车打造成中国出境中高端用户的旅游方式和品类。然而5年努力,伴随着2020年的新冠疫情戛然而止。早在2020年2月13日,孟磊接受人民日报客户端专访时表示,当年春节订单退单率超过70%,营收损失数千万元,两天之内皇包车垫付千万元,而每个月固定支出逼近千万元。彼时,孟磊仍对出境游充满信心,“疫情不会持续太久,一旦结束后旅游业出现‘报复式反弹’”。

    然而,现实超出了大多数旅游人的预料,时至今日就连跨省游都未重启,更遑论出境游,未来尚不可知。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皇包车团队的大部分都已解散,部分在做免税购物。天眼查数据显示,皇包车运营实体北京纯粹旅行有限公司官司缠身,自身风险达92条,周边风险76条,历史风险29条,预警提醒154条;该公司因为劳动仲裁案子被法院强制执行十余次,立案集中于2021年底2022年初,标的金额多在10万元以内,被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和限制高消费企业,可见其现金流之紧张。

    可喜的是去年10月皇包车还发布了推荐系统开发工程师、战略分析师、高级服务运营、数据分析师等岗位招聘信息,但之后再无新招聘信息。试问,未来旅游重启后,皇包车能否回到市场?这非常考验创始人的韧性。事实上,并不容易,一位匿名的旅游投资人对新旅界表示,2016年之后皇包车探索的ToC出境包车业务规模无法支撑其高估值,后期通过做ToB分销增加了流水,但不是真实业务收入来源,而是依靠补贴没有价值。另一位旅游投资人则表示2019年皇包车债务太重、估值太高,即便拿到下一轮融资也还会继续烧钱,难以生存。据传就在2020年6月前后,皇包车的估值由上一轮的3亿美元,骤减至3亿人民币,但时至今日市场上尚未传出皇包车获新一轮融资。

    皇包车不是个案,就在2021年12月底,中青旅发布一则股权诉讼进展公告:同是出入境平台的七侠网5年业绩对赌失败,创始人被判决赔偿中青旅1500万元。辉耀资本执行合伙人于良兵(曾参与投资旅悦集团)分析,除了七侠网难以建立竞争壁垒,至2016年底整个旅游业除了酒店住宿市场有大资本发挥空间外,其他细分市场因为非标化和难以复制,留给大资本的投资机会甚少。

    就在2015年前后,在线境外当地玩乐类项目颇为火热,除了七侠网,还有海玩、我趣、途风、番茄旅行、懒猫旅行、趣旅等公司都获得融资。但好景不长,一方面,2016年下半年中国进入资本寒冬,大量在线旅游企业清盘,越来越多创业者退出在线旅游市场;另一方面,恰好完成行业兼并的携程开始进军出境游市场,七侠网、皇包车这类出境当地玩乐项目本身“投资大,风险高,难以建立竞争壁垒”的商业模式弊病暴露。就连曾经的出境签证业务老大,经营20年的老公司百程旅行网也早在2020年2月29日已启动清算程序。而前文提到的诸多获得融资的出境当地游玩项目如今在市场上几乎都已销声匿迹,许多创始人已离开旅游行业。

    由拈花湾EPCO的兴汉胜境被法院强制执行11亿元,怎么盘活?

    疫情重压,动辄投资上百亿的传统文化小镇是重灾区。位于陕西省汉中市兴汉新区,由无锡灵山集团拈花湾文投全程规划、设计、建设、运营的兴汉胜境度假区已深陷泥泞。

    该度假区是由汉中文化旅游投资集团(下文简称“汉中文化”)按国家5A级景区标准、投资上百亿,历时五年匠心打造的中国汉文化超级旅游度假区,规划面积27.7平方公里,预算总投资近2000亿元。兴汉胜境度假区总经理顾文品指出,位于丝绸之路源点的兴汉胜境从规划初期的定位,就是一个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产品。据规划,兴汉胜境以中华民族的汉文化之源为魂,以汉朝初兴的历史辉煌为底色,建成集汉风景点群、汉风商街群、汉风博物馆群、汉风酒店群、汉风餐饮、汉风演艺于一体的汉文化超级旅游度假区,将成为代言中国汉文化的名片,成为文化旅游目的地。

    至2018年推向市场时,兴汉胜境已成功打造汉文化博览园、汉人老家街与丝路风情街、中国大型汉文化主题水上实景演艺《天汉传奇》、超五星级汉文化主题园林式国宾馆兴汉铂尔曼酒店、沉浸式汉朝皇家宫廷歌舞宴饮体验中心汉乐府、以及兴汉城市展览馆、湖心七岛等众多汉文化主题项目。

    据兴汉新区当地人走访发现,今年1月下旬人流寥寥,多位业内人士反映该项目遭遇现金流困境,部分项目已不能正常运营。天眼查数据显示,投资主体汉中文化的自身风险达193条,周边风险386条,历史风险37条,预警提醒100条。汉中文化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16次,总金额达11亿元,6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汉中文化法定代表人为杨海明,自2012年5月就任汉中兴元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亦是汉中文化大股东汉中万邦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持有79.81%,于2018年12月22日认缴出资)的董事长。汉中文化由汉台区财政局和汉中经济开发区财政局分别持有12.38%、4.13%股份,认缴日期2012-06-15。值得注意的是,汉中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持有汉中文化3.68%股份,认缴日期2016-07-22。万邦置业亦是官司缠身,自身风险达120条,周边风险2529条,历史风20条预警提醒150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4次,总金额达5亿元。

    “我对兴汉胜境陷入困境一点不感到意外,因为项目开始的核心就是做文旅地产,希望仿照拈花湾(临近灵山大佛)来复制,迎合了当时的‘从传统地产向文旅地产转化’的政策背景。但项目所在地汉中市,以及兴源湖新区并没有足够的旅游核心吸引物,想靠一条后建古街和一台演出打市场,本来就有一定难度,加上汉中当地人口储备量和旅游消费能力都太有限,项目本身就存在严重的先天不足。”景区策划人孙震(曾任职汉中某4A景区副总经理)对新旅界分析,“加上高成本投入和运营负担重,在疫情防控之下,国家对房地产行业之调控,连拈花湾这类明星项目都存在运营困难,更别说仿造项目。这几年类似项目全国各地到处都是。谁又能预测到房市骤变和新冠疫情这种黑天鹅事件!”

    去年8月,据无锡产权交易所消息,无锡拈花湾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拈文投’)19.92%股权转让事项成交,无锡国发开元股权投资中心以5.13亿元价格竞得该项目股权。挂牌文件还披露,拈文投2021年一季度收入1.18亿元,净亏损5515万元,公司目前有短期借款2.3亿元,长期借款13.87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3.76亿元,偿债压力不小。

    “汉中文化作为拈文投走出无锡市复制拈花湾的个项目,对城市的适配性考虑确有不足:首先,长三角地区经济活跃有充足文化消费需求而汉中缺乏;其次,虽然汉中开通了直达西安的高铁,但西安文化IP强大,汉中如何差异化竞争以吸纳对汉中的文化消费力;尤引以为训的是,项目资金使用节奏管理欠科学,在首期开发面积和试水内容上没有专业评估。”一位被汉中文化拖欠巨额款项的匿名供应商负责人对新旅界作如上分析,并对该项目给出建设性意见,“汉中是南北辐射西安和四川的中间地带,号称‘小江南’,自然资源丰富;而兴汉胜境作为旅游空间确有文化稀缺性,未来有盘活可能,这需要在三方面共同使劲,其一是政府政策扶持,不仅是资金注入,还要引入外部文化、商业等合作资源;其二,对于官司缠身问题有具体的解决路径;其三,重新定位项目运营模式和体验模式,以实现消费人流的长期可持续注入,这必然要求政府对整个汉中市作为目的地城市的整体规划,通过两三年时间进行系统化的宏观统筹布局。”

    文旅运营不易,疫情之下像拈花湾、兴汉胜境等网红项目都难逃一劫,更别提95%在亏钱的中国广大景区,新一轮暴雷项目正在慢慢浮出水面。疫情之后,传统旅游演艺市场快速进入衰退期,文旅相关演艺公司近10年吊销注销量逐年攀升,2020年达2418家,为历年;事实上,早在2019年演艺行业就已进入泡沫期,知名演艺品牌打造的演艺项目接连关闭,比如印象海南岛、万达海棠秀、万达德贡汉秀、无锡太湖秀,宋城吴越、泰山、武夷山等都已关闭。“旅游演艺的主要客群为跨省游客流,大河没水,小河也难有水,有大量公司注销也很正常,市面上新兴的旅游演艺项目越来越少。”道略演艺产业研究院院长毛修炳告诉新旅界,在大环境不好时,再有文旅运营能力也难作为,不盲目投资,围绕主业保有现金流继续“猫冬”方为上策。

    开不了业的童世界、被出售的深坑酒店和佳兆业乐园?

    不仅是疫情何时结束不可知,中国房地产业的寒冬亦不知何时结束,众多此前被地产商炒得火热的文旅项目正在被头部房企搁浅,或挂上资产出售名单“断臂求生”,可惜多数有价无市,艰难维持……

    恒大集团投资1600亿元打造被许家印寄予厚望“下半辈子就在这里了”,历经8年已于12月3日开业的海花岛只能算是半成品。已经开业的海洋乐园、水上王国、植物园等没有稀缺性,而希尔顿酒店、风情饮食街、欧堡酒店等等只能算是服务配套,不是核心吸引物,很难吸引北方客人。

    值得注意的是坐落于海花岛的个恒大童世界主题乐园至今开不了业。据透露,海花岛童话世界早在2019年中就已越过设计阶段,进入到建设阶段。相关资料显示,海花岛恒大童世界涵盖童话故事广场、中国神话区、南美部落童话区、古阿拉伯童话区、西欧童话区、古希腊神话区、环球市集7大分区,分别由PGAV、RVJA等国际游乐规划创意设计机构倾力打造。该童世界设有30余个大型游玩项目,其中三大项目引人注目,包括亚洲首台电磁弹射过山车“哪吒闹海”,首创室内断轨过山车“亚瑟王”,世界首创以中国蜀山剑侠文化为背景的室内黑暗乘骑项目“蜀山传奇”。

    整个童话世界按照上海迪士尼造工标准来实施,施工团队用的也是迪士尼服务团队,所以成本高、周期长。据文旅星球创始人吴寿祯观察,从恒大童世界项目现场反馈进度来看,大多还处于室内建筑施工阶段;而从文旅项目全景周期管理节点进度上看,项目平均完成度约为60%,这就意味着以上项目要达到正式开业,在正常推进情况下至少需要18个月。据2020年恒大中期业绩会公布数据,恒大已完成布局15个童世界项目,时事艰难至今未开出一家。

    “迟迟无法如期开业,是因为资金跟不上。”一位前恒大员工告诉新旅界,开始还有供应商愿意以商票(两年后兑现)结账,慢慢地没有一家供应商愿意以商票结算来承接工程建设。几乎所有房地产企业在经营文旅时都是用房地产的巨额利润来贴补文旅;如今恒大地产自身难保,更是难以获得地产业务的持续输血。目前整个恒大文旅板块员工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自去年9月以来降职降薪明显,高管只发放25%薪水;基层员工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大批离职员工正涌向融创文旅项目。就在去年11月,恒大集团内部已公布恒大童世界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李登海请辞消息。同在11月,恒大童世界集团副总裁梁文宁亦已离职。

    恒大将文旅搁浅不是个案,早在2012年就进入文旅行业的世茂集团于2019年11月“劝退”曾被寄予厚望的7名台湾籍主题娱乐核心高管之后,于今年2月把网红文旅项目-上海佘山世茂深坑酒店挂牌22.5亿出售。该酒店与迪拜帆船酒店同时入选世界十大建筑奇迹中的两大酒店类奇迹,并被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世界伟大工程巡礼》、美国Discovery探索频道《奇迹工程》等连续跟踪报道,被誉为“世界建筑奇迹”,是在废弃的采石矿坑壁上打造出的全球建造在石坑内的自然生态酒店。历经十余年,深坑酒店于2018年11月开业,共有336间房间,地上2层,地下16层,总建筑面积约61087平方米,客房设有观景露台,可欣赏峭壁瀑布绝景。由于景观独特该项目颇为火爆,该酒店成为上海一处旅游目的地,2018-20年依次实现收入3200万元、2.79亿元、2.65亿元收入;2021年上半年实现收入1.34亿元。

    在流动性危机下,连这座网红酒店都对外出售,可见世茂集团也是不得不“断臂求生”。此外,世茂的酒店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其曾分拆酒店板块业务上市计划早已“搁浅”。据世茂集团待售资产清单显示,该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准备转让36个项目,总报价逾771亿元。一位接近世茂集团的知情人士表示,虽然世茂在努力加快项目出让进程,但由于市场上还有其它企业也在转让项目,资产处置过程并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买家还需要一段时间。

    佳兆业(HK.01638)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处置资产,去年9月开业的佳兆业金沙湾国际乐园拟被出售。一份流传甚广的佳兆业预处置资产清单显示,佳兆业金沙湾国际乐园以及配套酒店深圳金沙湾万豪酒店赫然在列,分别被估值106亿元人民币和14亿元人民币。其中,金沙湾国际乐园未偿还的融资总金额还剩47.4亿元,佳兆业金沙湾万豪酒店融资总金额则还剩9.1亿元。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1月,佳兆业金沙湾国际乐园项目正式启动,按照该乐园的初始计划,预计总投资近300亿人民币,一期项目将于2020年夏季开业。

    但开业时间一再跳票,于去年9月正式开业后,其一期初始规划的水世界、儿童世界、火星世界、海洋世界、冰雪世界五个主题场馆亦只有水世界与儿童世界开业,其余3/5主题场馆无音讯。然而这仅有的两个开业场馆也于去年10月底歇业。事实上南方深圳并不缺水乐园,单一的水乐园IP其实很难吸引足够的客群。据悉,佳兆业当初拿的这块地挂牌起始价都是34亿元人民币,这些年建设投入也不下数十亿,卖便宜了肯定舍不得,以近120亿估值出售,注定和大部分亟待出手的文旅项目一样面临无人接盘的尴尬。

    “现在整个行业都太难了,难以判断企业能力大小。”一位旅游投资人对新旅界指出,“倒是等旅游重启看看哪些企业回得来,哪些回不来?那一刻更能判断企业的抗风险抗压能力和创始人的韧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0人参与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沙发等着你!
    网店编号:1010    被浏览过 257958 次     网店登录     免费注册     技术支持:旅客通     专属客服:徐纪氢    

    4

    回到顶部